文化
首頁 -> 文化 -> 正文

桂香般若

時間:2020-10-27點擊數:

桂香的季節是什麼時候,讓你嗅到了那一縷甜甜的味道,在江南,想起了兒時的美食。漫步校園,看見了枝頭的黃金點點,那綻放中攝觸的嗅覺,告訴我又一個秋天來到。

黃昏收夏衣,看見了窗外的碧樹幽幽,那夕陽光下搖曳的斑斕,告訴我四季輪迴的許多往事。

看丁福保先生的書,讀完了他的《六祖壇經箋註》、《金剛經箋註》,案前那套金色的四卷本《佛學大辭典》為書桌積厚了許多高度。他在幾篇序言最後寫道:“中華人民建國之八年九月無錫丁福保仲祜識”、“民國八年十月無錫丁福保仲祜序”、“無錫丁福保仲甫識”……彷彿滿目都有無錫、滿本都可聞見一百年來,九月、十月裏無錫不曾改變的桂香氤氲。

初秋婦人們喝茶,面對着湖光山色聊的是家長裏短、煩惱瑣事。後疫情時代又如重演小品和説書笑話,不變的是總要面對各人身邊的生、老、病、死故事,如何看待,如何釋然?好像秋天就應該開啓那些敏感的感官。秋至要清理一個春夏封閉生長的茂密野草,想起一位老師説,“愛別離怨憎會,撒手西天,全無是類,不過是滿眼空花,一片虛幻。”但重複地談起此類故事,讓健忘的我們總有啓發與心動的時刻,試着慢慢去體驗、了悟生命這個大課題。

丁老先生在《壇經》“用自真如性,以智慧觀照”一句上箋註“以智慧照見事理也”,認為以自己本性的智慧,可照破諸妄,道理曉然自見。佛性遍及一切有情,是“青青翠竹盡是法身,鬱郁黃花無非般若”嗎?可想一株桂樹,它的香何曾不是在表法。在我今天駐足、踮起腳尖使勁兒聞它的時候,想到了那個因桂香悟道的故事。

宋時與蘇東坡齊名的詩人黃庭堅,號山谷,跟晦堂禪師學禪。他常誦禪門經典《金剛經》,根器學問都好,但跟了三年並未開悟。一天就問師父,您有沒有方便法或祕訣,傳我一個,很快就能悟道。像現在的年輕人,在考試前總想在老師那求劃範圍、給個祕訣,彷彿馬上就可輕鬆解脱、“悟道成仙”。

晦堂禪師馬上問他讀過《論語》嗎,想一千多年前的讀書人,小孩子都會背儒家經典《論語》啊!面對這樣的問話,黃山谷當時臉就紅了,老師這麼問,真“侮辱”讓人下不來台,但只好答讀過。師父説:“《論語》上有兩句話,‘二三子,我無隱乎爾’!”引經據典搬出當時一千多年前的孔大老師,他都説了,“你們這幾個學生不要以為我隱瞞你們,我沒保留什麼祕密、早傳給你們了。”黃山谷久立無言,只好説,不懂,乞師開示。

晦堂禪師眼睛一瞪,拂袖而去,老和尚拂袖出去了。他心中難受鬱悶,也只好跟在師父後邊走。走到的空曠的山上,秋天桂花開了,一陣淡淡的清香迎面而來。老和尚知道他跟在後面,就回頭又問黃山谷:“你聞到桂花香了嗎?”文字上記載:“汝聞木樨花香否?”

黃山谷先被師父一棍子打悶,跟行其後正難受呢,聞到花香,心情自然鬆快舒暢,再聽老師這麼一問———這時在滿眼的桂樹裏,老師又問他聞沒聞到木樨桂花香。他當然把鼻子翹起,聞啊聞啊……然後説:“我聞到了。”這時聽見師父又説:“二三子,我無隱乎爾!”

這一下,黃山谷言下心開。他悟道了。

聞到與聞道。智慧是高遠又是當下,如桂枝搖曳、桂香飄過。在這個著名的禪宗公案裏想想故事,在校園瀰漫的清雅的香味裏,我也問自己———今天,我聞道了嗎?在一年一季的花香記憶裏發現,秋天的一棵桂樹還能讓人這樣感激。

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

郵編:214122

聯繫電話:0510-85326517

服務郵箱:xck@jiangnan.edu.cn